迟舟暮归晚,夜雨声声烦


随手丢黑历史和段子

关于

Canon in D major

哥特式教堂的尖顶不像圣瓦西里奶油般丛集糖果色圆顶,而是像一柄黑色的剑,冷漠,孤傲地刺破蓝天。顺着它抬头,十月的阳光像新鲜的蜂蜜涂在白面包上一样涂在蓝天上。

蓝天织锦。

手覆上眼,是柔软湿润的冰凉。

微微抿着的唇拉起一条微曲的线。教堂里一排排深色长椅像禁闭的森林,埋藏太深的往事,珍惜太甚的回忆,沉寂太久的语气,不像刚说出来的一样新鲜动听。偌大的教堂空无一人,晨光透过彩绘的琉璃带着一种柔软的质感——施洗、圣水、石板盖墓、头上的光环,无一例外。教堂安静的气氛隔了外面无处不在的阳光带来的巨大嗡鸣声,加上微冷的空气,让人在温柔的棉质衬衣包裹下有一种想睡的舒适感。

沉沉的低音像隔着...

stanly park - pho - chemistry building - sakura in vanier  

© 夜雨闻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